• 注册
  • 混音 混音 关注:3 内容:47

    参考​混音作品的科学方法(二)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4
    • 混音
    • Lv.7

      4. 立体声摆位

      那么,为什么即使在低音量下,麦当娜的《Ray of Light》也会从你的扬声器中爆发而出呢?为什么Peter Gabriel的《Digging in the Dirt》听起来更沉稳,却仍能带来巨大的情感冲击?对于这些问题,我们需要两个答案——来自于工程师和艺术家。

      试听:《Digging in the Dirt》


      从混音工程师的视角

      混音工程师可以加载PAZ立体声位置表 (SPD),它能以比传统相位表更有用的方式显示整个立体声场的能量分布(图 4)。

      参考​混音作品的科学方法(二)
      图4:Peter Gabriel (左)、麦当娜(右)

      两侧的波瓣代表左右声道的能量大小,而中间的波瓣就是中心的。波瓣的高度代表了电平。另外,请注意波瓣之间的空间。Gabriel的《Digging in the Dirt》里,左、右波瓣不仅比麦当娜更安静,而且更清晰,与中心分离得更远。显然,《Ray of Light》在左右两侧和中心的电平推得很大。Gabriel则在中间做了提升,让你可以听到他富有表现力的嗓音的每个细节。

      让我们再看两张图表(图5):巴赫精湛绝伦的《勃兰登堡协奏曲第5号》,以及Carl Cox的《Global》——我最喜欢的EDM甩头曲目之一。

      参考​混音作品的科学方法(二)
      图5:巴赫(左)、Carl Cox(右)

      巴赫在立体声场中的位置正如你所期望的——平衡良好,独奏家在中央足够突出,两侧分布均匀,各个节点之间没有明显的电平差异。而Carl Cox是以中心为主的。中心波瓣的额外电平与突出的底鼓有很大关系。尽管如此,两边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填入。但请注意他中心和左/右之间的差距,这并不奇怪,因为它是俱乐部音乐,主要用在单声道世界中。

      图6比较了Lox和Led Zeppelin。

      参考​混音作品的科学方法(二)
      图 6:Lox(左)、Led Zeppelin(右)

      The Lox的图形是说唱的代表:中心最突出,因为那里是人声、底鼓和军鼓所在。两侧则是好听的点缀,不让人对中央部分的信息分心。另一方面,Led Zeppelin以类似于上面麦当娜的方式覆盖立体声场,但更加低调。但是,注意看中心的电平凸起,它可能就是Robert Plant的人声与Bonham底鼓相加的结果。


      从艺术家的视角

      我们有了混音工程师的答案。但我们仍然不知道为什么《Ray of Light》能从音箱中炸裂而出,而《Digging in the Dirt》的声音却是如此迷人。为了找出分布在立体声场中的能量类型,而不仅仅是数量,让我们看看艺术家们的答案。

      我们在这里选择的工具是Scheps 73 EQ或Abbey Road RS56 EQ。两者都可以监听立体声混音的中央或两侧(图7),因此你可以听到置于中央的内容以及移到两侧的内容。

      参考​混音作品的科学方法(二)
      图7:左侧的Scheps 73显示了麦当娜的两侧电平。Abbey Road RS56 EQ显示的是Peter Gabriel的两侧电平。

      更棒的是,使用这些插件,你在单声道模式中,通过转动一个控件就听到中心或两侧的声音。比起一只耳朵听侧面,另一只耳朵听中心——就像通常使用M/S编码器那样,这种方式更能说明问题。

      《Ray of Light》的两侧是艳丽的合成器和吉他,混音结果听起来就好像它们是节目中的明星一样。但是因为它们被放置在两侧很远处,所以它们为人声、贝斯和底鼓留出了足够的空间。同时,Gabriel的两侧都是在为歌曲构建框架,主要是利用氛围,其目的与绘画作品的画框相同——本身虽自有其审美,但并非被关注的中心。

      比较参考曲目的两侧和中心声音是有启发性的。在Led Zeppelin的《Rock and Roll》中,Page的很多叠录轨都在两边,Bonham的踩镲和嗵鼓也是。贝斯则完全位于中心,还有大部分鼓声和Plant的演唱。而对于Bob Marley来说,两侧似乎主要用于体现高度节奏性以及旋律性的乐器。

      Kassav将多轨人声呼应中的混响和氛围放置在侧面,还有乐器的氛围声,以填充节奏。对于他们的许多作品,两侧给人一种身处现场空间的感觉。至于The Lox,两侧几乎总是用于声音点缀和次要说唱人声。

      我还比较了Peter Gabriel在《Digging in the Dirt》几年后录制的《In Your Eyes》。其中更多地利用了两侧,包括Jerry Marotta的嗵鼓,以及“装饰性”吉他和键盘。


      5. 瞬态和其他修复

      我们已经讨论了音轨参考的主要方面,但还有更多。立体声宽度主要由声像功能实现,但声像移动也有其局限——特别是因为越来越多的艺术家使用像S1 Stereo Imager这样的声像增强插件来创建超现实的立体声。但是,如果需要调整立体声声像,S1就不仅仅是扩宽。它还可以重新平衡左右声道,并通过低频增加空间感。请注意,虽然S1通常被认为是用于母带或完整混音的处理器,但S1也是可以增强单个立体声轨道的声像的。

      参考​混音作品的科学方法(二)
      S1 Stereo Imager

      另一个要考虑的因素是瞬态响应。有时,专业棚和小预算工作室之间的区别就在于不同设备对瞬态处理的体现——打击乐器的一些兴奋感会被便宜设备抹杀。Smack Attack插件可以帮助你恢复这些瞬态,或是对现存的瞬态加以强调。有些人会提高高频以使瞬态更加明显,但这种操作影响面太大,结果就不仅仅是提升瞬态了。你需要小心,不要过度使用像Smack Attack这样的插件。但是对瞬态的轻微提升,特别是针对鼓和其他打击乐器,着实可以让混音变得生动起来。

      参考​混音作品的科学方法(二)
      Smack Attack

      分析完这些最后调整之后,想必你已经更好地了解了,是什么成就了世界一流的混音,我们的复盘工作也就完成了。所有这些元素就像一个密码锁:一个数字不对,锁就打不开。但是,如果你可以优化自己音乐的电平、动态、均衡、立体声摆位、声像和瞬态响应,你也就走在创造自己的“世界级混音”的路上了。

      文章出处: 链接

      转载出自 midifan.com

      Lv.4

      谢谢

      回复

      牛逼

      回复

      waves yyds

      回复
      Lv.3

      谢谢分享!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实时动态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