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混音 混音 关注:3 内容:47

    参考混音作品的科学方法 (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13
    • 混音
    • Lv.7

      参考混音作品的科学方法 (一)

      文:Craig Anderton
      国际知名音乐技术权威
      现任MIDI协会主席

      参考一首歌曲音轨,可以帮你检查自己的混音或母带成果。不过,如果只是快速的A/B对比,你大概还是不得其要领。这次,来看看具体做法吧!

      把你做的音乐与由一流工程师做混音和母带的类似作品进行对比,是种常见做法,能帮助你了解自己音乐可能需要进行修正的地方。但是,如果你刚刚开始自己做混音和母带,你可能很想搞清楚,为什么尽管自己尽了最大努力将电平和均衡与你最喜欢的参考录音相匹配,但声音仍然差得很远。

      当然,经验、耳力和监听系统都是原因。不过我们还可以深入挖掘一下。

      与其把你的作品与世界一流工程师的进行直接比较,不如考虑“混音逆向复盘”会更有价值。学习他们混音成功的原因,然后,将所学知识应用到你自己的工作中。

      曲线匹配软件是此过程的一种有限工具。它会分析一条音源轨道、一个目标轨道,然后逆向设计出一条EQ曲线,使目标更像音源。尽管这种做法很有用,但并不总能跨越流派,在不同音乐风格上实现好的结果。此外,正如我们将看到的,对音轨的分析要远大于对 EQ的分析。

      将你的音乐与参考目标的特性进行比较,涉及五个主要步骤和方面,通常按下面的顺序进行:

      • 感知电平

      • 音乐动态

      • 均衡

      • 立体声摆位

      • 声像和瞬态响应

      1. 匹配感知电平

      如果不匹配参考物的整体电平,任何额外的比较都不太有效。耳朵在不同电平有着不同的频率响应,低频和高频在低电平时降得最多。除非整体电平匹配,否则你就无法正确地分析EQ。

      R128标准以LUFS为单位,量化了音乐的感知电平。LUFS读数越小,感知电平越轻柔。将一首超级压缩的金属歌曲调到与原声民歌相同的LUFS读音,会让它们听起来像是有相同的音量。这对广播公司和流媒体平台来说是一个优势,因为他们不必压缩所有内容(或不断改变电平)来为不同录音提供一致的聆听体验。进行比较时,我们就希望匹配感知电平。

      当音乐人开始将他们的混音与商业发行作品进行比较时,通常第一个问题就是:“我的音乐峰值达到0,为什么我的混音还这么软?” 答案是,商业发行作品已经做过了母带,可能涉及到了动态处理以达到更热闹更响亮的声音。像Waves L3 Multimaximizer这样的限制器可以提高声源的LUFS,以匹配目标的LUFS电平(图 1)。


      图1:左侧是用WLM Plus Loudness Meter获取的LUFS读数,显示了使用L3 Multimaximizer进行限制的前后结果(分别为-15和-9)。

      例如,假设你的Club混音具有-15的LUFS值,但它将在一组母带LUFS值为-9的热门歌曲单中播放。在图1中,用7dB的限制将歌曲的LUFS提高到-9。限制和LUFS之间存在相关性,因为每一个dB的限制会使LUFS增加大约1dB。比如,如果需要将一首-15 LUFS的歌曲提高到-12 LUFS,就从3dB的限制开始,然后根据需要进一步调整。


      2. 匹配响度范围 (LRA)

      图1中的第二个数字,Range(范围)对应于音乐层面上的音乐整体动态,而不是技术意义上的(即,这个范围与可用的动态余量或信噪比无关)。Range(也称为LRA)被视为是渐强、渐弱和其他音乐动态的程度。古典音乐的范围很广,而大多数说唱音乐则不是。

      较低的范围数字表示较小的动态范围。古典音乐的LRA通常约为9或10,摇滚约为5或6,EDM约为4或5,说唱通常约为3。但这些数据因音乐风格差别很大。摇滚民谣的响度范围可能比巴赫的响度范围更广,而DJ的EDM设置可能会有很多的变化,以至于最终的LRA到7或8。

      对响度范围测量的判断,并不是说范围越宽就越“好”。例如,Bob Marley有些歌的响度范围非常窄,比如只有3。但是,他的歌经常被削减到较低的感知电平,例如-15 LUFS。这也许就解释了他为何能创造出如此催眠的律动——达到一个相当稳定的动态平衡点,并限制住电平。

      需要注意,LUFS和LRA之间没有特定的相关性。在上面的图1中,虽然LUFS变得很高了,但动态范围保持不变。这是因为限制基本上只是削减了峰值,因此合理量的限制保留了大部分动态范围。但我们也可以反过来做:减少动态范围,但保持相同的LUFS 读数(图 2)。

      参考混音作品的科学方法 (一)
      图2:压缩已将-15 LUFS / 7 LRA的歌曲转换为-15 LUFS / 3 LRA。

      Renaissance Compressor这样的压缩器是缩小动态范围的理想选择。如何缩小范围是主观的,因为,在动态范围顶部进行大量压缩的高阈值和高压缩比,可以为低阈值和低压缩比提供类似的(非声音性的)数值结果。这会将更细微的压缩应用于更宽的动态范围。图2中的设置就介于这两个极端之间。

      随着LUFS的采用,“响度战争”开始偃旗息鼓,音乐可以更好地利用动态了,因为试图达到最响不再是人们的首要目标。尽管如此,宽动态范围并不总是可取的。有些人认为,因为Spotify将曲目调整为-14 LUFS,他们不再能限制自己的音乐,因为最终结果会比-14更响。但这种说法并没有抓住重点。

      一些音乐,比如摇滚,可以从较少的动态中体现风格上的优势——所以许多工程师将总线压缩器(例如SSL G-Master总线压缩器)用在他们的最终混音上。因此,你可以使用压缩器或限制器,最终得到一首在-12或-9 LUFS等等条件下听起来都“正确”的歌曲,而Spotify只会将其降低到-14 LUFS。不同的音乐纵使会有相同的感知电平,但由于压缩、限制或两者兼而有之,音乐特性会有所不同。


      SSL G-Master 总线压缩器

      下面的音频示例演示了改变LUFS和LRA的结果。第一个示例的LUFS = -16,LRA = 5。第二个示例相同,但LRA = 3(压缩更多,动态更少)。第三个例子,LUFS = -12(来自于限制),LRA = 5,因此它保持了与第一部分相同的动态,但具有更高的感知电平。第四个例子是压得“最扁”的,LUFS = 12,LRA = 3。

      第五个示例与第三个示例相同(我最喜欢的),但电平降低以匹配第一个示例。注意,示例1和示例5具有相同的感知电平,但由于加了压缩,示例5的特征略有不同。

      音频示例1.mp3

      音频示例2.mp3

      音频示例3.mp3

      音频示例4.mp3

      音频示例5.mp3

      匹配电平只是匹配参考音乐的一个部分。你需要考虑动态范围 (LRA)、感知电平 (LUFS) 以及两者如何相互作用。


      3. 匹配均衡

      PAZ Analyzer能显示不同频率上的相对电平。仅基于图形匹配EQ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图形之于特定的具体音乐作品会有变化。但是,你可以在某些频率范围内看到总体趋势。

      仔细聆听你的音乐,并将其与参考音乐逐个频率范围地进行比较。从低频开始,确保它是饱满的,但不过度不浑浊。然后听下中频,通常商业录音作品在250–500Hz范围内会有所收敛。(不过,这可能不会反映在PAZ的图中,因为那个范围可能已经被衰减了。)

      仔细检查1000Hz左右的中音区域,在那里人声和吉他通常更加突出。中高频更多关乎于清晰度,而高频则负责“空气感”和明亮度。

      下面来看看EQ多年来如何变化以及电平如何变化,很有意思的(图 3):


      图3:左,从上到下
      Abba《Dancing Queen》
      Led Zeppelin《Rock and Roll》
      Steely Dan《Josie》
      Peter Gabriel《In Your Eyes》
      右,从上到下
      Madonna《Ray of Light》
      The Lox《The Interview》
      Carl Cox《Global》
      Kassav《Si’w Pa La》

      左边一栏大多是几十年前的老歌。Abba都是中频和人声——这并不奇怪——但他们在8kHz到10kHz范围内添加了一些空气感。

      Led Zeppelin也有很多中频,但看看低音的颤动——John Paul Jones的贝斯确实推起了低频。仔细注意,中低频被拉低了,以便为低频和中频的其余部分腾出空间。

      Steely Dan以其干净的声音而闻名。这条曲线显示了他们抵制了大量低音的诱惑,但并没有像Abba那样回避它。5kHz附近的衰减很意思——这里通常很刺耳,所以这种衰减可能有助于他们实现“平滑”的声音。这条混音还是具备相对均匀的频率响应。

      Gabriel的这首歌出自他相对早期的作品,并且开始显示出一些更“现代”的尝试。低频峰值在频率上提得更高(与《Digging in the Dirt》之类的歌曲相比),这使其更加适合缺乏深度低音响应的播放系统。8–10kHz附近的主要高频增强,在后来的几十年中变得更加普遍,以增加音乐里的“空气感”。

      右栏则展示了一些更极端的混音案例。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电平经常会超过-20那条线。(所有这些音频示例都是从CD中翻录的,未经修改。)

      麦当娜的这首歌贯穿整个频谱——有一个明显的低频峰值,在1kHz还有推动人声和旋律乐器的凸起,在4-5kHz的刺耳频率周围有所缓解,最后还有着明亮的高频。

      Lox是说唱乐的典型代表。贝斯/底鼓的低频很强,中频持续稳定,高频倒不夸张。说到低音,DJ Carl Cox为舞池环境设计了巨大的低频,同时还有清晰的中频和大量高频。

      最后的Kassav是一支加勒比风格乐队,强烈注重舞蹈感。同样有着强劲的低频,以及在大约8kHz的好听高频气息。

      许多决定EQ的因素是根据音乐风格流派而定的。你找不到低频薄弱的说唱音乐,也找不出没有亮度的流行歌曲。所以,请不要盲目跟随PAZ生成的曲线,而是要从与你的风格相关的音乐中分析多条曲线,并寻找出其中的共性。

      文章出处: 链接 

      转载出自 midifan.com

      Lv.5
      官方
      赠送了礼物[电吉他]
      回复
      Lv.2

      这个逼装的我给82分,剩下的用666的方式打给你!

      回复
      Lv.3

      学习,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Lv.2

      干货 谢谢分享

      回复
      Lv.2

      你牛B、NB、牛掰、牛X、流弊、牛批、太牛逼!

      回复

      感谢分享!

      回复

      我表白的方式一向简单粗暴,有时间一起睡觉。

      回复

      楼主辛苦了,谢谢楼主,楼主好人一生平安!

      回复
      Lv.1

      [s-1] 属实不错 谢谢分享,学习了

      回复
      Lv.1

      [s-1] 属实不错 谢谢分享,学习了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实时动态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