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随便聊聊 随便聊聊 关注:12 内容:391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5
    • 随便聊聊
    • Lv.4

      很多音乐人不得不从事其他具备稳定收入的职业,保证自己不用饿着肚子进行创作,由此成为妥妥的“斜杠青年”。

      “我们就是中国最好的funk乐队。”

      “那你们靠音乐每个月能挣多少钱啊?”

      “就差不多1000多。”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图片来源:《乐队的夏天》截图

      这场对话出现在第一季《乐队的夏天》里,Click#15对着镜头毫不犹豫地说他们就是中国最好的Funk乐队,两人的眼神都透着自信。而节目组问到月收入时,Ricky气势弱下来,表示平均月收入有1000左右。

      再来看看另一支带给观众不少惊喜的乐队——九连真人,其主唱阿龙表示需要攒几个月钱,才能买下1000多元的效果器。

      在上《乐夏》前,阿龙是乡村学校的美术教师,其他两位成员阿麦和万里分别是音乐老师和舞台音响设备租赁行的老板,他们没站过大舞台,微博也只有9个粉丝,做乐队无法成为他们主要的经济来源。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图片来源:《乐队的夏天截图

      2019年4月,据国际唱片协会发布的《2019年全球音乐报告》显示,中国音乐产值再创新高,排名全球第七。从报告排名看,发展趋势向好,接下来的2020年被演出市场寄予厚望。

      然而突如其来的全球疫情打乱了各行各业的脚步。上半年,各大音乐节和livehouse、酒吧等现场演出活动都搁置了,对于收入本就不稳定的独立音乐人、乐队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秘密行动主唱梁艺在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几乎没有来自乐队的收入,会比较拮据。只能依赖之前的积蓄和其他的工作生活,比如我厂牌的工作。我们其他乐队成员在做一些编曲的工作,还有一些没有工作……更惨哈哈。”

      今年8月份有消息爆出,上过《歌手》节目、唱《煎熬》的“铁肺女王”李佳薇沦为房产中介去卖房子了,消息一出,全网唏嘘。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面对网上的各种言论,李佳薇本人发文回应,称网上信息属实,但自己并不觉得丢人,2020是艰辛的,没有放弃唱歌,依然热爱舞台。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不可否认,近年来音乐行业内音乐人获取收益的渠道多样化了。不少互联网平台、流媒体平台、直播平台开通的打赏和流量分成等功能,一定程度上丰富了音乐人获取收益的方式、拓宽了收入渠道,但依靠这种方式,不稳定,难以形成可持续性收入,很难从根本上改变绝大多数音乐人艰辛的生存状况。

      由此,暂就目前来说,很多独立音乐人以及独立乐队要想靠音乐获得经济独立、站稳脚跟,其实还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从近两年来的行业数据看,也佐证了这一点。

      身兼多职的“斜杠青年”

      2018年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副教授张丰艳课题组,发布了一份《音乐人生存现况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研究报告》,报告显示29%的中国音乐人收入为0,只有30%的音乐人可以靠音乐收益来养活自己。剩下70%的音乐人,必须要靠兼职为生。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图和数据来源:《音乐人生存现况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研究报告》

      时隔一年,局面未有大的改变。

      2019年,中国传媒大学再次发布《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全职音乐人仅有12%,兼职做音乐仍旧是大多数音乐人的现状。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近两年来,国内各音乐平台相继推出了扶持独立音乐和原创音乐人的计划。在这些扶持计划的引导下,我国原创音乐人的数量增长了31倍多,但与增长人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月收入,从月收入数据来看,47%的音乐人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数据来源:《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

      在此情况下,多数音乐人都有鲜为大众知道的另外一重身份,或者说不得不从事其他具备稳定收入的职业,保证自己不用饿着肚子进行创作,由此成为妥妥的“斜杠青年”。

      从上《乐夏》的乐队来看,ETA乐队的女主唱Zoe是雅思老师;超级斩乐队原本计划在今年年初录新专辑,但因资金问题只好搁置;Ricky曾维持生计的职业是一家餐厅的音乐总监,台上万众瞩目,但台下会为了几十块钱一小时的录音棚而计较;刺猬乐队的贝斯手一帆本职工作是软件测试工程师,主唱子健曾是程序员,跟着乐队巡演的时候要带上电脑,随时工作……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图片来源:《乐队的夏天截图

      不少音乐人表示,做音乐挣不挣钱先不说,但费钱倒是真的。做音乐需要投入的精力和金钱,比想象中要多。从成本上来看,一首歌从编曲、录音、混音到完成,至少需要1万元。再加上平时租排练室、买器材、换器材、租录音室,或者演出来回的路费,样样都要花钱。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如果不全职做音乐就很难出好作品,全职做的话又养活不了自己,这也正是让不少音乐人纠结的地方。


      头部与非头部演出收入两极分化

      沈黎晖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乐队的夏天》之前,新裤子每场40万,痛仰45万,中国一年有300个音乐节,唱够20场,年收入接近1000万;拿票房分成的Livehouse,一年演50场不在话下,如果每场200块钱一张票,1000个观众就是20万。”

      作为头部乐队,像新裤子、痛仰这样,在上《乐夏》之前就有这样的收入,可以看出他们的商业道路已走通。参加《乐夏》后,他们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度,随之而来是演出数量、出场费用在原有的基础上都增加了,此外也上综艺、接广告代言。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图片来源:《乘风破浪的姐姐截图

      但是,之所以称他们为头部乐队、头部音乐人,就像金字塔的顶端那样,毕竟是少数。非头部的音乐人、乐队参加大型演出活动的机会并不多,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出现在小型演出现场,且演出费也并不高,甚至还有一些音乐人还缺乏这些小型演出的机会。

      《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显示,只有一成受访者有 Live house 的现场演出经历五成音乐人每年 Live house 演出场次在 10 场以下。《报告》还显示,到餐厅、酒吧驻唱的音乐人当中,其中七成的人每年获取的年收益仅为 5000元。

      再有,出圈除了才华外,还需要时间和机会。当下大火的乐队也多是老牌乐队,成立时间都不短,五条人成立12年了,刺猬成立17年了、痛仰成立21了,新裤子组建24年了、达达乐队也成立24年了……所以对于一些成立不久的年轻乐队、乐团,以及一些没有名气的音乐人来说,靠音乐生存是困难的。 

      通常来说,创作、演出、被听众认识是音乐人获得知名度的必经过程,线下演出是音乐人展示自我的重要平台,不少民谣、摇滚音乐人都是在livehouse中崭露头角。但在真正成名之前,音乐人在livehouse的演出几乎无法带来收入。

      一位年轻音乐人表示:一个Livehouse的专场,一场可以得到费用是3000——5000,然后一个月演两场的话就是6000——10000大概这个收入,然后水电房屋这种费用一个月就要占去2000左右吧,还有2000大概就是乐器的保养,还有设备更换,所以一个月基本上就持平,大概每个人拿到手的基本上只有打车钱,还有吃饭钱。


      版权费不高,且近四成音乐人曾被侵权


      据《报告》显示,受访者中有37.4%的人受到过不同形式的侵权,其中半数人表示自己无力维权。

      对于很多初入行的尾部音乐人,甚至是入行有些时日的中腰部音乐人来说,他们缺乏对音乐版权知识的了解,没有有意识地去寻找版权代理方,这是一方面;另外,腰、尾部的音乐人议价能力低,容易受到版权代理方政策的压迫,因此很多人都不大愿意选择授权,而以独立音乐人的身份在业内活动。
      今年《中国好声音》头两期节目播出后,就有2位独立音乐人发文维权。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从音乐人徐海俏的声明中可以看出,她对维权已经“心灰意冷”,表示也不需要道歉,也不想再维权了,只求节目组把歌从节目里删掉。

      徐海俏无可奈何的“心灰意冷”不是没有原因的。

      维权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和时间成本,还极有可能面临维权无果的局面,这无疑又是对音乐创作的一大干扰,对音乐人来说是两难的境地。如果寻求专业的维权机构,则需要承担维权费用,这对很多独立音乐人来说又是额外的负担。

      此外,能从版权方面大量获益的独立音乐人只占少数,更多音乐人还是依赖演出、周边产品等获得收入,而这些收入的高低是与音乐人的能力及知名度相关的。

      可见,曝光机会与曝光度对于腰、尾部的音乐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有时,为了作品能够被最大程度的传播,很多音乐人愿意作品被免费试听和下载,这样一来,版权收入也就更少了。


      最后


      大环境存在的问题,我们不可忽视,但也莫要心急它们短时间内能彻底被解决,毕竟事物的发展是一个过程。作为独立的个体,在无法改变大环境时,却可以先武装自己。

      学一些版权知识,也可以了解并尝试当下新的传播方式,增加自己和自己作品的曝光度……互联网时代是包容的,它能够让所有有梦想的人看到前路的希望。同时,它也是残酷的,人才辈出,大浪淘沙。

      此外,随着互联网+音乐的普及和发展,网络逐渐成为主流传播渠道,以往被视作小众的音乐类型,如民谣、摇滚、电音、说唱……在传播渠道多样化的当下被越来越多的听众所接触、所了解、所喜欢,独立、小众也会越来越主流,这是好的方面,我们也应当看到。

      二手玫瑰有首歌叫《允许部分艺术家富起来》:“允许我国的农民先富起来,允许我国的美人儿先富起来,允许我家的佣人先富起来,允许我国的艺术家先富起来……”

      允许部分艺术家富起来二手玫瑰乐队 - 成人之美二手玫瑰18周年沈阳跨年演唱会搬运工:独立音乐人,难独立
      希望热爱音乐的人都能坚持对音乐的初心,也希望更多音乐人有一天能成为用音乐就能养活自己的“全职艺术家”。

      参考资料:

      《“224”,中国音乐人之困》,半月谈 张漫子

      《那些独立音乐人现在都怎么样了?》wonderpeers豌豆派

      《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张丰艳工作小组

      《2018音乐人生存现况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研究报告》,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副教授张丰艳课题组

      *本文部分内容(图文)转自网络,仅用于学习交流,并不用于商业用途。文中观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道略音乐产业立场,文章和图片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Lv.7

      做中介没什么不好,要改改观念。

      回复
      Lv.7

      不过说实话,原创真的不收到尊重!

    • Mr.FC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
      拉黑 4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Lv.3

      这世上真没有什么随随便便成功

      回复

      玩音乐的确太难挣钱了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实时动态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